•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
  • 馮驥才線上暢談藏在年里的文化習俗 以美好盛情

    昨天是北方小年,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院長馮驥才首次通過線上以講座的形式與廣大學子和網友暢談藏在年里的文化習俗。
     
      馮驥才說,“年”背后蘊含的是文化。人們對年的情懷和期許太深,對來年生活的期望太切,為了滿足年心理,大量應時的物品全冒了出來,比如春聯、福字、年糕、剪紙、年畫、花燈、給老人戴的絨花、給孩子的壓歲錢等。馮驥才特別提到年畫,他曾牽頭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對年畫的普查,發現大大小小40個產地,收集到年畫數據庫里一萬多種年畫,“這恐怕還不到民間年畫的百分之一”。年畫里有大量吉祥圖案,反映出人們對生活的熱愛。
     
      再如春聯,馮驥才提到敦煌藏經洞里曾發現一副唐代春聯,“三陽始布,四序初開”,從那時至今1200多年,出現了不知多少名聯佳句。圍繞著年產生了無數創造,而這些創造都來自人們對生活的情感。馮驥才不由得感嘆:“我們中國人太會生活了,把一個自然的日子變成了文化的日子,使故鄉故土故人都升溫了。”
     
      馮驥才說,維也納是用音樂過年,天津是用畫過年、用藝術過年。他表示,時代不同,過年的習俗也會隨之改變,不過人們祈福的心理不會變,“不管細節怎么變,只要不斷有新的創造,我們的文化和民俗就會充滿活力,跟我們的生活連在一起”。
     
      講座臨近尾聲,馮驥才又從密集的年俗文化創造里舉了一個例子——福字。“它就像個燈泡,平日里顯得很平常,可一到過年就通上了電,變得光芒四射。沒有人能夠拒絕福字。”說到福字,馮驥才想起很多年前曾與敬一丹一起逛天津的年貨市場,發現一種指甲蓋大小的小福字。“于是我讓敬一丹猜一猜,這種小福字用在哪里?她說,一定是用在新東西上。她猜對了,是貼在電腦上的。舉這個例子就是想說明一個道理:民俗是老百姓創造的,只要人們過年的心理不變,在不同時代就會與時俱進,不斷產生新的創造。”
     
      馮驥才最后講道,因為疫情可能不少人不能回家過年,但只要有年的盛情,無論碰到什么情況,大家就能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加以應對,“我們能夠創造出各種方式,把年過好”。
    男女啪啪120秒试看免费

  •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