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
  • 過年儀式感 這次在指尖

    疫情緩解后,除了做頭發,愛美的女士爭先恐后地向心儀的美甲店預約美甲。
     
      近年來,美甲店如雨后春筍般冒出,價格也越來越高,鄭州有家店最貴做出近2000元一雙手的美甲,按10個指甲10平方厘米算,這就是200萬元/平方米的天價。
     
      為什么有的美甲這么貴?貴在哪?
     
      做美甲難預約,一家店平均一天接待近80人
     
      “疫情向好后,美甲美發美容店的管控也逐漸放開,門店的顧客量也迎來了激增。”鄭州市金水區建業凱旋廣場的楊梅桃李美容美甲沙龍店長諾諾說,元旦后的疫情讓店鋪歇業半月有余,他們一度擔心會錯過每年僅此一次的“美甲黃金期”,“我們在熙地港附近還有一家店,這幾天,平均每天都要接待近80位顧客。”
     
      不只是楊梅桃李,中原萬達的一家預約制美甲店也在26日早早地在朋友圈掛出“年前所有空位已約滿”的通知;金水區另一家美睫美甲店也通知,顧客預約好時間后需交50元定金,如果遲到20分鐘,預約則自動取消,且定金不退。
     
      為什么美甲成了與燙發并駕齊驅的過年必備變美項目,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成了比燙發更頻繁的“變美大計”?
     
      “肯定有疫情的原因。”顧客白夢迪說,“成天戴口罩,口紅沒處用,只能想辦法在露出來的地方捯飭。”
      的確,疫情讓原本如火如荼的“口紅效應”失靈,做美甲也是點亮自己的一種方式。顧源源是一名白領,每年平均要做八九次美甲,“做完指甲心情也會變好,而且還挺上癮。”
     
      200萬元/平方米的美甲,為啥這么貴
     
      1月27日上午10點,頂端新聞·河南商報記者來到楊梅桃李熙地港店,店里做美甲的區域已有了3位顧客。諾諾說,平時這個時間,兩個店都剛開門,“復工后直到農歷新年之前,我們都是早上9點上班,凌晨一兩點才下班。”
     
      “按照每位顧客兩個小時算,一位美甲師大概每天要服務6位顧客,”諾諾說,“而在平時,大概只有兩三位。”
     
      兩個小時的美甲時間是最少的,有些顧客要求做復雜的款式,最多有人花八九個小時,“服務時長和價格成正比。”
     
      據了解,目前楊梅桃李做過的最貴的美甲,兩只手收費近2000元,“顧客選了最好的甲油膠,美甲師在她的指甲上畫了一幅幅仕女圖。”
     
      兩只手的指甲按照10平方厘米2000元算,折合下來,一平方米都能達到200萬元的天價,這比北上廣最貴的房子單價都要高。
     
      河南以3.4萬家的美甲企業數量,位居全國第五
     
      什么決定了美甲店的定位和定價?“
     
      最主要的是產品的選擇。”諾諾說,楊梅桃李的定位是日系美甲,店內的甲油膠基本都是日本進口,而這類以日系美甲為定位的店鋪,起價都不低。
     
      影響價格的還有人工和時間成本。如果只涂純色,有的店半小時內就可以完成,但中高端美甲店美甲步驟繁復、服務細致,不但耗時,也很考驗美甲師的水平,更別說前期投入的對美甲師們的統一培訓費用了。
     
      企查查數據顯示,10年間,全國美甲相關企業從2010年的0.6萬家,以直線上升的態勢增長到2019年的10.1萬家;而截至2020年8月,我國美甲領域相關的企業共有61.71萬家,河南省以3.4萬家的數量位居全國第五。
     

    手機熱門推薦

    男女啪啪120秒试看免费

  •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