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
  • 美歐有哪些核心矛盾?歐盟戰略自主如何夢想成

     1月26日,為緩解當前烏克蘭危機,法國、德國、俄羅斯、烏克蘭在法國巴黎共同舉行“諾曼底模式”四方會談。四方在會談后表示,各方應無條件遵守?;饏f議,并加快推進明斯克協議的實施。此前,法國總統馬克龍曾呼吁,各方應共同努力緩和危機,迅速降級矛盾,避免軍事沖突。
     
      以烏克蘭危機為縮影,近年來,歐盟在安全防務等多領域推進戰略自主,但進程艱難坎坷。當前,國際形勢復雜變幻,歐盟積極推動戰略自主有哪些深層原因?與美國有哪些核心矛盾?前景如何?本期報道邀請3位專家共同探討。
     
      歐盟推動戰略自主有何深層原因?
     
      據路透社報道,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日在歐洲議會發表講話稱:“歐洲和美國協作是件好事,但歐洲有必要展開自己的對話。我們必須提出歐洲的聯合提案、聯合愿景、新的安全與穩定秩序。”馬克龍表示,支持歐盟在防務領域擁有自己的“戰略自主權”,歐盟必須使自己處于確保“能受到尊重”的地位。
     
      王朔:歐盟一直希望烏克蘭成為歐洲面對俄羅斯的安全緩沖區。因此,在烏克蘭危機中,避免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正面沖突和直接對抗,是歐洲的底線和共識。但在如何處理與俄羅斯的關系上,歐盟各成員國態度明顯不一:波蘭等波羅的海周邊國家,處在歐洲面對俄羅斯勢力的“前線”,對俄羅斯態度強硬,希望美國領導的北約對俄羅斯保持強勢;法國、德國、捷克等國雖然與俄羅斯有分歧,但尋求與俄羅斯保持高級別的對話;希臘、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距離俄羅斯較遠,對俄羅斯“軍事威脅”感受并不強烈,希望與俄羅斯維持穩定貿易和合作。歐盟內部對俄態度的差異直接體現在各成員國的具體行動中。此前,立陶宛和拉脫維亞宣布向烏克蘭提供“毒刺”防空導彈,愛沙尼亞宣布提供“標槍”反坦克導彈,但德國國防部長蘭布雷希特稱“提供武器目前無助于化解危機”,且有意阻止愛沙尼亞向烏克蘭提供德制武器。
      張驥:在烏克蘭問題上,美歐的態度存在重要差別。由于烏克蘭與歐洲地緣臨近,烏克蘭危機如若惡化,將對歐洲安全造成較大威脅,因此,歐盟希望盡可能避免烏克蘭危機的進一步升級,以法國為代表的部分歐盟國家,希望推動俄羅斯與烏克蘭進行對話溝通,促進烏克蘭危機緩和。美國為在戰略上遏制俄羅斯,向俄羅斯施壓,更可能在烏克蘭問題上采取激進做法,激化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矛盾。
     
      閆瑾:歐盟戰略自主首先是在外交與安全領域提出來的,以加強歐盟獨立的安全與防務力量建設。之后擴大為五個領域,包括安全、經濟、數字化、氣候變化與衛生健康。核心動因是增強歐盟的自主性,使歐盟成為多極世界中獨立發揮作用的重要一極,能夠在歐洲和世界上有效維護歐洲利益,避免淪為大國博弈的棋子。其目標是在安全上減少對美國和北約的依賴,經濟上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實現供應鏈多元化。概括而言,推動戰略自主是歐盟在內外危機綜合作用下的選擇,包括歐債危機、難民危機、民粹主義等內部危機,歐美分歧、中國的競爭、俄羅斯的“安全威脅”等外部壓力。
     
      烏克蘭危機是在歐洲發生的歐洲事務,在解決烏克蘭危機和處理與俄羅斯關系時,歐盟必須要有自己的聲音,發揮歐盟的獨立作用,而不能僅僅是聽從、追隨美國的外交路線。如果歐盟對歐洲自身的安全問題都沒有發言權,都沒有能力提出自己的主張,那么,在大國博弈競爭日趨激烈的當今世界,歐盟只能被看作跟從美國的“小伙伴”,被美國左右,難以發揮獨立一極的作用,這既與歐盟的經濟實力地位不相符,也很可能淪為大國博弈的棋子。
     
      在歐盟戰略自主問題上,美歐有哪些核心矛盾?
     
      美國《政治報》網站刊文稱,多年研究跨大西洋關系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客座研究員布魯斯·斯托克斯,最近就北約的狀態進行了50多次訪談,結果顯示,澳英美聯盟和美國從阿富汗倉促撤軍引發的爭端仍在破壞美歐關系。柏林的一位受訪者對斯托克斯說:“圍繞‘將重心轉向亞洲’產生的焦慮、懷疑和悲觀在歐洲各地都很普遍。大家擔心這會導致跨大西洋脫鉤。”
     
      張驥:2021年,美國事先未與歐盟充分協商就從阿富汗倉促撤軍、美國組建澳英美聯盟等事件,讓歐洲人進一步感受到,美國在涉及歐洲核心安全利益的關鍵問題上,并未顧及盟國利益主動與歐洲進行戰略協調。歐美關系的深層裂痕刺激歐盟尋求戰略自主。此外,在當前國際形勢下,地緣政治一定程度呈現回歸態勢,在中美、俄美博弈的過程中,歐盟為保障歐洲利益,需要調整其在地緣政治中的角色,增強歐盟作為國際事務重要一方的戰略能力。
     
      閆瑾:歐美分歧表現在諸多領域:在安全與防務領域,美國往往采取單邊主義,動輒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脅。歐盟則支持多邊主義,推崇通過外交、談判等非軍事手段和平解決爭端,慎用武力,所以歐盟被稱為“民事力量”或“規范力量”;在對待歐元問題上,美國不希望作為歐洲統一貨幣的歐元過于強大,不愿看到歐元有能力挑戰美元的世界金融霸主地位;在數字化建設方面,美國在全世界包括歐洲打擊華為5G技術,歐盟有些國家(如德國)在對待華為5G技術上則有不同看法;在能源問題上,美國反對“北溪-2”項目建設,不希望看到歐盟與俄羅斯能源合作深入發展,而德國堅持發展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盡管“北溪-2”項目暫停審議,但德國認為歐洲能源安全和能源多樣化,離不開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在對華政策上,美國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全面打壓中國。歐盟不愿在中美之間選邊站,2019年3月12日歐盟出臺的《歐中戰略前景》盡管把中國視為競爭者和制度對手,但強調中國是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簡言之,美歐分歧的核心在于美國希望發展自己主導下的大西洋伙伴關系,歐盟雖然十分重視發展與美國的關系,但強調構建平等的、符合歐盟利益的大西洋伙伴關系,同時強調戰略自主,維護“歐洲主權”。
     
      王朔:美歐最大的分歧點在于雙方利益并非完全一致,在處理國際事務中不可能采取完全相同的策略。美國處理國際事務的出發點在于維護全球霸主地位,掌控全球秩序;歐盟雖然希望享受西方世界的制度紅利,但并沒有稱霸全球的野心,不愿意在大國博弈中選邊站隊。在目前國際形勢下,無論是烏克蘭危機還是中東、北非局勢,歐盟在處理與自身利益相關的國際事務時,常常“身不由己”,不得不被綁上“美國戰車”,不能完全掌握自身命運。而且,美歐之前出現矛盾時,美國往往會毫不猶豫地犧牲歐洲利益,這在阿富汗撤軍事件中就表現得尤為露骨。美國習慣把歐洲當作一張牌來打,歐洲不愿意繼續充當這樣的國際角色,這一核心矛盾促使歐盟不斷推進戰略自主。
     
      歐盟推進戰略自主前景如何?
     
      1月1日起,法國接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國,為期半年。“我們要讓內部合作的歐盟成為對外強大、主權完整、決策自由、命運自主的歐盟。”馬克龍近日在介紹法國輪任歐盟主席國的工作目標時說。法國《回聲報》評論稱,主持歐盟理事會的6個月,將是法國“擔起歐盟雄心的歷史時刻”。馬克龍政府的行動計劃再次凸顯“通過強化歐盟主權來捍衛法國主權的至關重要性”。
     
      閆瑾:法國是“歐洲主權”的倡導者和核心推動者。今年上半年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對歐盟推動戰略自主進程會有重要影響。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介紹了法國的工作計劃,包括推動歐盟防務建設、研究經濟議題、應對移民問題等。法國計劃于3月主辦歐盟特別首腦峰會,討論相關議題。法國官方明確表示,推動歐盟的戰略自主性,是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期間的重要議題。
     
      然而,推進歐盟戰略自主進程實非易事。歐盟成員國對于推進歐盟戰略自主的態度是有分歧的,法國、德國等大國積極支持戰略自主,波蘭、波羅的海國家、羅馬尼亞等國則持懷疑態度,害怕歐盟戰略自主損害他們與美國的關系,削弱北約對歐洲安全的保護作用。歐盟戰略自主遇到的困難,首先是歐盟成員國對于戰略自主認識的分歧,如何達成共識、避免分裂,是嚴峻挑戰;其次,戰略自主能力建設不足,歐盟的硬實力建設,特別是獨立防務力量的發展遠遠不夠,任重道遠。第三,美國的態度非常重要。目前美國對于歐盟戰略自主的態度比較模糊,如果美國從中作梗,歐盟要發展獨立防務阻力會很大。
     
      張驥:歐盟謀求的戰略自主是全面的戰略自主。一方面,戰略自主不僅體現在安全防務領域減少對美國的依賴,也體現在歐元國際化、數字主權、能源問題等多領域,歐盟謀求獨立于美國、符合歐洲利益的立場。另一方面,在當前中國影響力不斷提升、美國極力鞏固全球霸主地位的國際形勢下,歐盟不希望成為任何一方的附庸,因此尋求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以增強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然而,美國對歐盟推動戰略自主的行動不可能聽之任之。一方面,美國可能利用歐盟國家中,如波羅的海國家等國對美國安全保護的依賴,“離間”歐盟內部陣營,影響歐盟推動戰略自主的進程。另一方面,在北約已有的安全防務體系下,歐盟目前并沒有能力拋開美國建設真正獨立的防務體系??梢哉f,歐盟在安全防務方面對美國的依賴,是歐盟推動戰略自主進程受阻的根本性原因。
     
      王朔:法國總統馬克龍一直積極主張歐盟戰略自主,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也是他振興法國大國地位、實現自己政治抱負的一個重要機會。然而,馬克龍推動歐盟戰略自主的構想能否實現,還受許多因素影響。其一,馬克龍推動歐洲議程受法國國內政治形勢的影響,法國總統選舉將于4月舉行,盡管民調顯示,馬克龍略占優勢,但并非穩操勝券。其二,強化“法德軸心”一直是馬克龍推動歐盟建設的核心舉措之一,但目前德國三黨聯合執政的聯邦政府執政能力相對受限,在推動歐洲一體化方面與法國配合的程度可能打折扣,法國受實力所限,在推動進程方面“獨木難支”。其三,歐盟國家間由于利益和需求不完全一致,在推動歐盟戰略自主方面難以形成共識。受歐盟面臨的內外部矛盾影響,戰略自主任重道遠,歐盟很長時間內恐怕難以擺脫這種受制于人的尷尬處境。
    TAG:
    男女啪啪120秒试看免费

  • <track id="levwn"></track>
    <track id="levwn"><span id="levwn"></span></track>

    <tr id="levwn"></tr>

    <pre id="levwn"><label id="levwn"><menu id="levwn"></menu></label></pre>